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恐怖小说 > 恐怖邀约小说免费试读 程乐孟琳全文完整版阅读地址

更新时间:2018-06-25 13:43:53

恐怖邀约随风起舞 连载中

恐怖邀约随风起舞

来源:酷喔阅读作者:随风起舞分类:恐怖小说主角:程乐 孟琳

更多恐怖小说

小说简介:小说《恐怖邀约》是作者随风起舞在酷喔阅读已完结的作品,主角包括程乐 孟琳等,这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闲来无事刷微博,遇上一个性感美女,美女竟然邀请我见面,她家竟然住在郊区,可是为何我到了她家之后,竟然睡了过去,第二天离开后,遇见一个道士,他说……展开

本书标签: 灵异悬疑恐怖

作者文案

那天我逛论坛,有个小网红说她从来不穿内衣,无意中勾搭,没想到她竟然约我去她的家里。   那一晚,她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,含情脉脉的看着我,诡异也开始如影随形……

连载中
本书评分:
1
5

小说《恐怖邀约》是作者随风起舞在酷喔阅读已完结的作品,主角包括程乐 孟琳等,这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闲来无事刷微博,遇上一个性感美女,美女竟然邀请我见面,她家竟然住在郊区,可是为何我到了她家之后,竟然睡了过去,第二天离开后,遇见一个道士,他说我七日之内必回丧命,这一切怎么回事,难道真的与那个美女有关?

《恐怖邀约》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我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尴尬的时刻,小女孩一脸的天真无邪,仿佛我现在若是要说出拒绝她的话,那我就成了十恶不赦的大罪人。

经血是肯定不能给她喝的,我只好对她说现在出门去买,小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。

楼下不远处就有一家超市,我自然不会真的给小女孩买血,我猜她可能是因为刚才看到了那瓶经血,所以才想喝,完全就是出于小孩子玩闹的心思,便拿了一瓶浓缩番茄汁,颜色虽然不如血那么深,但是也足够红了。

回到家里,小女孩并没有在餐桌上坐着,我叫了两声也没有回应。想到刚刚临走前小女孩脸上狡黠的神情,我的心忽然一抖。

不好!我赶忙跑进厨房,果然,料理台上的经血瓶已经空了,一滴不剩。

这药才喝了两次,肯定是不够的,但是没了这最重要的一味经血做药引,药效根本就不能发挥出来。

没办法,我只好出门打车赶向黑市。上车和司机说了地址后,他透过后视镜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支支吾吾的说他有事,只能把我放在旁边的村口下。

我一心想的都是经血的问题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神情,村口离黑市也就几分钟的路程,我当下就应了下来。

下车后,司机逃一般的飞快把车开走了。

村口只有一盏大的路灯,我打开手机电筒朝黑市走过去,还好黑市还没有关门,里面一派灯火通明。

我不敢耽搁,小跑到了那家店门口,走进店里就看见大婶正在泡茶喝。她听到声音朝门口看过来,见是我明显顿了两秒。

老板娘问我怎么又来了,我没提小女孩的事儿,只说自己不小心把之前的那瓶经血给打翻了,想再买一瓶。

大婶闻言皱了皱眉,说这经血是个稀罕物,几个月才能有那么一瓶,我前两天能买到已经算是运气好了,想再买一瓶估计要等到几个月之后了。

我傻眼了,还要等几个月?到那时我只怕早就化作了一滩灰烬。

我着急的问大婶这黑市里可还有别的店有卖经血,大婶摇头,说整个黑市也就仅她一家卖这个,想再找到第二家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这无异于直接给我下了判决书,一想到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斑点和所剩不多的时间,心里一阵绝望。

大婶见我脸垮了下来,出主意说,补救的办法不是没有,只要我能找到即将来例假的女孩,能够收集到她们的精血的话,那效果其实是一样的。

这个方法我又何尝没有想过,只是现在时间紧迫,我到哪去找一个快来例假的小女生?

失魂落魄的从黑市里走出来,我手里还拿着那瓶没来得及放下的番茄汁。

狠狠地把番茄汁丢到一旁,我怪自己怎么就那么粗心大意,竟然放一个对经血上了心的小孩独自在家,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她肯定不会乖乖听我的话。

带着懊悔的心情走到村口等车,路灯的光洒在我的脑袋顶,夜里的风有些凉,吹得我有些打哆嗦。

城西这边还是有些偏,我等了好一会儿,别说是出租车了,就连一辆车子都没能看见,这么晚早就没有中巴了,我又不可能徒步走回去,只好站着硬等。

大约过了几分钟,车子没能等来,头顶上的路灯忽然闪了闪,竟然直接熄灭了。

我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黑暗中听觉变得灵敏了不少,身后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,我握紧拳头,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近,在到达我身后的那一刻,我毫不犹豫的转身挥过去一拳,没想到却扑了个空,下半身被人抱住了。

我这才反应过来,是小孩!

抱着我的那双胳膊透着冰凉,隔了条裤子也没办法挡住那彻骨的凉意。

大晚上的在这样偏僻的地方,碰到这样一个浑身冰冷的孩子,即便是我不愿意去相信,但心里也早就有了回答。

我恐怕是遇到鬼了。

这个念头在脑子里疯狂滋生,全身的温度好像都被下身环住我的那双手给吸走了。

危急时刻才能激发求生欲望,手肘猛地朝下一撞,我也不知道打到了对方哪里,但是环住我的那双手好歹是松开了,我拔腿就跑。

身后的那个脚步声还是如影随形,他似乎不甘心就这样轻易放过我,传来了细小的喘息声。

我朝村子里面跑去,想着有人的地方他们总归还是要多顾忌一些。

夜还没深,但是村子里的家家户户都已经关上了灯,我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像那些小女孩一样大声喊救命,只能铆足了劲儿朝前跑,直奔老中医家。

好在天无绝人之路,诊所里透着暖黄色的灯光,在我看来无疑就是一束救命光。

推开门冲进去,我转身立刻抵在了门上,背后的那个家伙还在撞门,我使上了吃奶的劲,双方一时间僵持不下。

"谁?"

老中医听到声音在屋里问了一句,下一秒门外的力道就散了,看来那个家伙离开了。

我这才稍微松了口气,额头上全是汗,胡乱的拿手背抹了两下,朝里屋走进去。

看见是我,老中医也没有觉得奇怪,只是淡淡的问我是不是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。

我大吃一惊,没想到他不仅会给人治病救命,竟然连这种事情也能看出来,于是也就不再隐瞒,把在村口撞鬼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。

老中医捋了捋胡子,没说话。

我又把经血没了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,包括那个看到了两次的小女孩。

老中医的脸色这一次终于变了,他问我小女孩身上穿的是不是一条红色的裙子。

 

猜你喜欢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