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主页 > 小说库 > 恐怖小说 > 死亡禁忌全文在线完整版阅读地址 韩辰小说免费试读

更新时间:2018-06-26 08:50:49

死亡禁忌醉酒天仇 连载中

死亡禁忌醉酒天仇

来源:竹子小说作者:醉酒天仇分类:恐怖小说主角:韩辰

更多恐怖小说

小说简介:小说《死亡禁忌》是作者醉酒天仇在竹子小说已完结的作品,主角包括韩辰等,这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我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这里的人封建落后,人死后不能火花的思想根深蒂固,直到我爹当了村长,想要改革,建立火花体系,却没想到意外发生了,险些让我们……展开

本书标签: 灵异悬疑恐怖

作者文案

我爹不顾家里人的反对,半夜开挖死人的棺材,险些把我害死……

连载中
本书评分:
1
5

小说《死亡禁忌》是作者醉酒天仇在竹子小说已完结的作品,主角包括韩辰等,这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:我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这里的人封建落后,人死后不能火花的思想根深蒂固,直到我爹当了村长,想要改革,建立火花体系,却没想到意外发生了,险些让我们家破人亡......

《死亡禁忌》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我爷话就好像是晴天一个霹雳,把我给惊吓到了,真是看不出来老村长,居然是这么一个人渣。

“瓜娃子啊,我们今天晚上就给你徐爷爷下葬,然后把徐天明稻草人跪在你徐爷爷坟前忏悔。”

我后来才知道这是爷爷的手段,徐天明害死了徐爷爷,也只有跪在徐爷爷坟墓前忏悔,才可以化去徐爷爷心里的怨气。

我爷在村子里的威望还算很大的,就亲自抬着徐爷爷的棺材,来到了慕的,当是夜晚还下起来了大雨。

徐爷爷虽然死的冤枉,可是徐天明也已经去了,所以村子里没有人报警,可是徐天明的尸体为什么不下葬,爷爷也没有告诉我。

后来我从爷留给我的日记本中,看到了一点的端倪,那就是徐天明受到了养尸人的蛊惑。

自己跑进去了养尸棺,脸皮是被秀兰嫂子用匕首给割了下来,被割下来的脸皮,有一个十分优雅的名字。

叫做嗜血皮囊,上面的怨气堪比死去的婴儿,所以小四儿被徐天明的脸皮贴上去了以后,就被蛊惑了。

我爷把徐天明的稻草人,就用木棍插在了徐爷爷的坟墓前面,然后亲自跪下来倒掉了一大瓶子的白酒。

忽然一道闪电过后,我看到了徐天明的稻草人,对我发出来了诡异的微笑。

不过诡异微笑过后,夹杂着一丝的后悔,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,爷爷回去了以后告诉我一个很吃惊的消息。

我和爷刚从墓地回来,来到村口的时候,我就看到了两个身穿长袍的男人,用链子拉扯着一个披头撒发的女人。

这个女人穿着红色的嫁衣,白嫩的脖子上面不停地往地上滴着殷红色的血水。

这个女人看到了我,对我凄惨的一笑,我顿时就认出来了,这个不就是秀兰嫂子啊。

我摇晃了一下爷爷的胳膊,“爷爷,你快看啊,秀兰嫂子被人贩子给抓走了。”

我的话音刚落,两个身穿长袍的男人,转过脸的时候,我顿时头皮都发麻了,因为他们露出来的依然是后脑勺。

我的爷一下子捂住了我的嘴巴,“不好意思两位大爷,瓜娃子不懂事儿,你们赶紧回去交差吧。”

两个男人冷笑了一声,拉着秀兰嫂子就快速的离开了,村口忽然想起来了丧炮的声音,这又代表着有人死去了。

我的爷一把将我给拉了起来,“你刚才看到的那都是勾魂使者,以后可不要再乱说话了。”

我嘀咕了一句勾魂使者,“爷爷,不会是秀兰嫂子也死了吧,我刚才看到的就是秀兰嫂子啊。”

我爷不置可否,不好了,你的秀兰嫂子出事儿了,我们赶紧过去吧,去晚了连蛛丝马迹都找不到。”

秀兰嫂子死了,我第一个念头那就是柱子哥气不过,就杀死了自己的疯癫媳妇儿。

我和我爷来到了柱子哥家里,就看到了两个警察正在笔录,柱子哥一脸的颓废坐在了地上,眼圈子都红了。

不过秀兰嫂子的眼睛瞪大老大,而且身体上面还穿着结婚时厚的红色嫁衣,地上面全部都是殷红的血液。

我被秀兰嫂子凄惨的死装给吓到了,还好我爷不停地安慰我,把我的双眼给我蒙上了。

“我种地回来以后,就看到了我的媳妇儿躺地上去了,口吐白沫的而且身边还放着除草剂。”

柱子哥一边说着一边比划着,不过很显然柱子哥压根没有一点悲伤,估计早已经不爱秀兰嫂子了。

“秀兰可是你的媳妇儿,为什么她死了你却一点伤感都没有,你身上很可疑啊。”一个女警察不满地说道。

柱子哥一拍大腿恶狠狠的吼道,“秀兰给我带了绿帽子,这是死有余辜,自己看不开而已,我为什么要伤感。”

警察得出来的结论,那就是秀兰嫂子是自杀的,先是割腕自杀,然后又喝了除草剂,这简直就是不想活了啊。

不过只有我知道,秀兰嫂子不是自杀的,因为自杀的人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。

警察拿着除草剂然后把柱子哥给带走了,虽然是自杀的,不过了也要走个过场不是。

警察难道真的看不出来是他杀的,我的爷爷思索了一下,然后偷偷摸摸拿走了秀兰嫂子的一双拖鞋。

“爷爷,你咋偷人家的东西啊,难道家里没有鞋子穿?”我十分的不解看着我爷爷。

我爷一边抽着大眼袋,一边就将秀兰嫂子的拖鞋,用蜡烛油给封死了,然后装进了黑色盒子里去了。

“你个瓜娃子你懂个啥子,我在帮你柱子哥,这个傻大个子命苦啊,要不这么做你秀兰嫂子回来索命的。”

我一脸的狐疑,磕磕绊绊的看着爷爷的动作,“你啥意思啊,不会是柱子哥给秀兰嫂子下药的吧?”

我爷一把就捂住我的嘴巴,冲我直摇晃脑袋,“瓜娃子,有一些事情看出来了,就不要说出来。”

怪不得柱子哥刚才不悲伤,原来是他给秀兰嫂子下的草药,其实也难怪一个男人,无法容忍媳妇儿给自己戴帽子的。

 

猜你喜欢

    网友评论

    还可以输入200